看天线宝宝找玄机

主页 2016年05月25日 04:25 来源:新京报   参与评论66594人

看天线宝宝找玄机真钱扎金花怎么玩?其实玩真钱扎金花游戏不难,技巧也不在于多,而在于自己领悟,是否能运用的真钱扎金花游戏的实战中,所以下面小编想跟大家分享的是一些简单的实战扎金花技巧,让你懂得真钱扎金花怎么玩。威尼斯人娱乐城诚招各级代理,www.80029.com 开户抢红包。!

 ,平时长涛叫它小灰,每天小灰都跟着他去一起修炼,也有的时候和小灰到处游玩,就这样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雨下完之后,乌云散去,金又飞上了天空变成了阳光照射着大地,让空气中的潮气蒸发掉。,长涛说:“好,我知道了,前辈你就安心的去修炼把,我会把这事处理好的,你放心把,我一会会让他们俩出手,这样还能多多的帮他俩积累点实际作战经验。”这一天张真人正在验收三公子这半年来的修炼进度,当三公子收功真起来的时候,眼睛闪烁着凌厉的目光。,长涛说:“师傅也有留下一些他炼器的心得,但是很多方面都是我自己领悟的,还好师傅给我留下了大量的材料,可以帮助我练习。”众人一听长涛的话,都为长涛的杰作感到震惊和兴奋。。


正文:长涛越想越奇怪,这下面究竟是什么呢,还非要降龙期才能下去,难道有妖怪或是宝物,既然是天蟒师傅发现的这个地方,那么我也就不用那么在意了,有缘的话就下去瞧瞧,没缘的话就算了。长涛又跟和小蟒说:“你也留在这里把,相互有个照应。”

看天线宝宝找玄机

周全富

南京农大第一期减脂课部分学生合影。本版图片/受访者供图

  新京报讯 南京农业大学网络工程专业大二学生吴剑文发现,两个月的时间,自己的体重从90公斤,降到了85公斤。他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,归结于体育课时选择了“减脂课”。

  2015年9月,南京农业大学体育教师周全富开设了一门名叫“运动减脂课”的课程,只对超重的学生开放。学生在选课前,需要先称体重,课程结束后,减肥效果也将直接影响到成绩。周全富告诉新京报记者,减肥也需要团队协作,开设“减脂课”,最终是为了帮助超重学生养成运动习惯。

  “一二年级有上千‘胖子’”

  从事体育教学21年,周全富有一种强烈的感觉:大学生的体质越来越差了。

  “从每年的体能测试数据来看,引体向上、耐力跑这些‘硬指标’上,不及格的学生越来越多。”周全富告诉新京报记者,从2000年开始,学生的体能便呈现下滑趋势。“目前南京农业大学本科一二年级在校生不到一万人,其中超重者就超过一千人,重度肥胖的更是达到了两百多人。”

  2015年上半年,周全富将一份“运动减脂课”的开课申请,交到了南京农业大学教务处。在他的构想中,这门课只对超重的学生开放,学生选课前需要称体重。通过运动、饮食的科学安排,帮助学生“瘦身”的同时,培养健康的生活习惯。而在课程成绩的体现上,“减脂”效果将占据很大的比重。

  “开课的目的,在于帮助学生养成运动习惯。”周全富说。

  第一期来了26个学生

  周全富曾经一度担心,这门“减脂课”开不成。

  南京农业大学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,周全富提出了开课申请后,学校体育部、教务处组织了专门人员进行审查。“我们进行了可行性的论证,并且预估了教学效果。”

  南京农业大学体育部一名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,在学校看来,“减脂课”虽然听起来“略显怪异”,但能够满足学生的实际需要,因此最终批准了周全富的申请。

  周全富告诉新京报记者,考虑到各个专业学生的课程表并不一致,学校还特批“减脂课”可以利用晚间和午间灵活开班。

  选择“运动减脂课”的学生,需要到学校体育部完成“身体质量指数”测试,确认超重后,才能最终选课成功。为了不耽误学生的正常选课,“运动减脂课”并没有列入南农的网上选课系统中,而是需要学生自行到体育部报名。

  “运动减脂课”开设的第一学期,共有超过三十名学生报名,“大部分是通过体育馆的海报了解的”,经过筛选,26名学生选课成功。

  “瘦子”也将有专属课程

  2015年9月,周全富的“运动减脂课”开班了。

  在体育科学中,用体重公斤数除以身高米数平方,得出的数据叫做“身体质量指数”,也叫BMI指数。当这一指数高于25时,便属于超重。周全富告诉新京报记者,第一期26名学生的BMI指数,全部超过了30。

  吴剑文是南京农业大学网络工程专业的大二学生。身高一米七左右的他,体重一度超过90公斤。吴剑文说,自己的体育成绩很差,几乎很少及格。

  开始“运动减脂课”课程后,吴剑文除了仰卧起坐、慢跑这些项目外,还有跑紫金山栈道这样的“外景课”。“每个同学都有一份《运动减脂课程日志》,日志中有各类食物卡路里参考数据。我们每天的进食情况都要记录下来,然后自己换算成卡路里。”

  周全富介绍课程评价体系,“减脂效果占60%,体能考核20%,体育理论和考勤占20%。”而所谓的“减脂效果”,就是BMI指数的变化。

  6周的课程下来,吴剑文减了5公斤——这是他之前多年瘦身都没有达到的数字。

  第一期“减脂课”结课后,26名学生不仅成绩及格,体重或多或少都有降低,BMI指数控制在28左右。

  2016年3月,“运动减脂课”第二期开班,报名人数达到50多人,最终录取的新学员也增加到了36人。此外,不少体重并没有超标的学生,也自发前来“蹭课”。

  周全富说,未来将面向更多的细分群体,设计出有针对性的课程。“偏瘦的学生、耐力偏差的学生,都将有自己的专属课程。”

  ■ 对话

  “给胖学生开课是鼓励不是歧视”

  “减脂课”在网络走红,周全富也成了焦点人物。昨天,新京报记者与他进行了一次对话。

  “‘减掉多少斤拿多少分’是误读”

  新京报:为什么会专门针对超重的学生设计课程?

  周全富:源于我的教学经历。现在肥胖的学生越来越多,但是在体育课程的评价上,所有学生都是一个标准,这既不科学也不公平。久而久之,超重的学生对体育课越来越没有兴趣,学生上课累,我教起来也累。

  新京报:开课前做了哪些准备?

  周全富:我的研究方向是运动人体科学,在开课前,我在学生中做过问卷调查,还把课程中涉及的运动项目都事先进行了教学实验。这些准备工作的结果表明,这门课在学生中是有市场的。

  新京报:如果想成功选上,需要具备什么条件?

  周全富:首先要测体脂率,算出BMI指数。这门课只对超重的学生开放,选课前的体重也会被记录下来,作为日后计算成绩的依据。

  新京报:课程内容设计基于什么考虑?

  周全富:首先要有效,然后要有趣。所以在课程内,既有校内的仰卧起坐、慢跑,也有“外景课”,就是跑紫金山。除此之外,每个学生都有一份课程日志,帮助他们控制饮食。

  新京报:网上传说这门课是“减掉多少斤拿多少分”,是这样吗?

  周全富:这是一种误读。减脂效果确实是得分的重要依据,但不是全部。在总分里,这部分占到60%,体能考核20%,体育理论和考勤各占10%。

  新京报:是不是意味着,越胖越容易拿高分?

  周全富:不能这么说。评价体系里,考勤、理论都有侧重,并不完全根据减重的情况计分。相比较而言,减肥空间大的,可能会比较讨巧一点。

  “减脂课对学生更具‘性价比’”

  新京报:有没有人质疑过你开课的动机?

  周全富:网上有一些。对我来说,只要学生养成了运动习惯,我的目标就完成了。健身是一件长久的事,课堂只是一部分。

  新京报:针对肥胖的学生单独开课,会不会是一种歧视?

  周全富:在我看来,减肥不是一个人的事。把超重的学生集中到一起,让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目标努力,怎么会是歧视呢?不少学生也说,班里的氛围能够帮助自己坚持下去。

  新京报:有人拿你跟市场上的“减肥班”比,人家一对一教学,方案量身打造。

  周全富:我们的课堂提供了一种团队氛围,能够拉动你一直坚持下去。按照学校的收费标准,“减脂课”一共一个学分,收费80元。与市面上的“减肥班”相比,“减脂课”虽然不见得是最有效的,但可能是最经济,也最适合普通学生的。

  新京报:学生的反馈怎么样?

  周全富:学生都很欢迎,不少第一期的学员体重已经达标了,第二期还来旁听。最让我高兴的是,很多学生从此养成了运动习惯。

  ■ 盘点

  高校里的“奇葩”课程

 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,近年来,类似“减脂课”这样的“奇葩”课程,在高校中并不鲜见。

  厦门大学爬树课:2012年7月开始,厦门大学的学生在体育课上,可以选修“爬树课”。针对舆论质疑,学校回应称,开设爬树课的目的是教会学生逃生,此外,爬树运动也是户外运动项目的一种。

  天津大学恋爱课:天津大学于2016年春季学期推出《恋爱学理论与实践》课程,授课教师称,这门课旨在帮助大学生“从容应对未来人生道路上的困难和曲折”。

  广州大学生死课:广州大学有一门“生死课”,在这门课上,学生不仅能学到生死哲学,还能学会写遗书。该课教师胡宜安认为,“讲死是为了更好地讲生”。

  中山大学《哈利·波特与遗传学》:是中山大学医学院2011-2012学年第二学期开设的公选课,要求学生“对哈利·波特小说或电影感兴趣”,被网友评为“神级选修课”,开课的老师自称是个“哈迷”。

  新京报记者 王煜

 又急速飞行了个小时,红红告诉长涛一条不好的消息:“涛哥,不好了,最后一道防御杀阵被青云宗的人毁了,现在师傅他们正在拖延时间呢,怎么办啊。”,长涛站在阵中,右臂一抖剑芒闪着紫色的光芒变成无数把紫色光剑飞射而出,直接撞在了十万归元阵上,大阵只是微微颤动了一下,长涛说,还算可以,这第二招就叫“千幻一剑。”,第42章 提议全宗闭关神风点头道:“没有问题主人,你放心的去办你自己的事把,我会保护好他们的。”,长涛说:“那二个是仙破,准确的说是二个散仙的元神,所以跟修真者的元神不一样,你们俩来的正好,快帮我溶解材料,还向上次咱们配合的那样。”在天蟒的石室中,天蟒和长涛都坐在了石凳上,小灰和小蟒一个在长涛的肩膀上一个把身体盘在了石凳上,天蟒对长涛说:“我平时就是在这里修炼很少出去走动,也就是我儿没事的时候出去走动一下,以往都是在附近游玩,没想到今天却跑到前山去了,不过要是不跑到前山的话,我今天也不能认识你们哥俩,这都是天意啊。”。

  作者:香港六合彩马报图库

周全富告诉新京报记者,减肥也需要团队协作,开设“减脂课”,最终是为了帮助超重学生养成运动习惯。

本文章由今晚六合彩来什么提供

今期出什么码 六合彩对照表2016 ,2016年第042期六和彩开什么 六合彩同步开奖 ,白小姐报马 一点红,内部特码 曾道人诗句 2016年香港六閤彩第042期开奖现场 免费④肖中特图 ,天际主论坛 刘伯温主 白姐聊天室 香港luhecai 六合采(原版) www.tk26.com ,六合采彩开奖 马报号码 ,六合彩特码图 本港台现场搅珠结果 ,曾道人中特网中特玄机话

Copyright @2013-2016 ,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