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建那里有解苹果ID锁的

来源:北京日报 日期:2016-07-26 14:29:38

【字号      

福建那里有解苹果ID锁的【苹果ID解锁-QQ:815498955】开锁率高达100%,解锁QQ:815498955,解开1小时内结清尾款。放心选择,无需拆机,无需邮寄,报机器信息就可以。零风险。

  

  怎样破解苹果6S id

女子抑郁症发作砍死侄儿重伤侄女 被诉故意杀人

庭审结束后,王丽(化名)给记者看手机里保存着的事发前儿女的合影。新京报记者 李禹潼 摄

昨日,42岁的王丽在二中院的被告席上看到了她的表嫂李某,之前她们已有近2年的时间没有见过面。两家人曾经相处融洽,在京打工多年合租一间小两居,攒了些钱,又在江西老家买了楼上楼下的新房子。

王丽怎么也想不通,这位跟自己无冤无仇的亲戚,为何会将手里的菜刀挥在自己年幼的儿女身上,致使7岁的儿子冬冬当场死亡,8岁的女儿娟娟全身多处被砍成重伤。

“儿子没了,女儿重伤,一家被毁了……”在法庭上,面对媒体王丽没有隐瞒心中的恨意,她想让李某偿命。检方则指出,被诉故意杀人罪的李某,经鉴定作案时抑郁症发作,系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,可从轻或减轻处罚。

持刀砍表弟儿女 一死一伤

李某大王丽4岁,也是江西人,初中文化,她1989年外出广州打工,婚后在京打工,一双儿女已上了大学。

近三四年,李某和丈夫与表弟合租在丰台区双林苑小区一两居室内。亲属透露,李某曾做过保姆、 小时工、跑过保险,案发前在超市当理货员。

检方指控,李某于2014年7月11日8时许,在出租屋内,先持菜刀切割7岁表侄冬冬的颈部等数刀,致其当场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。又将8岁的表侄女娟娟的头面部、颈部、双手等处砍伤,经鉴定为重伤。

检方认为,李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,致一人死亡一人重伤,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但经鉴定,李某作案时处于抑郁症发作,为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人,可从轻或减轻处罚。

据了解,在开庭两天前,在法院的调解下,双方就案件的民事赔偿部分达成调解协议,由李某和丈夫赔偿弟弟一家各项损失50万元。

辩护人认为,李某在作案时处于抑郁发作,作案后没有逃避罪责,女儿也及时报了案,因此不应认定为李某系被查获归案,而属自动投案。此外,李某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,履行责任,故请求法庭从轻处理。

称恍惚中与人搏斗 不知行凶

昨天上午9点半,李某被法警带入法庭,李某面容憔悴,46岁的她显得有些苍老,眼神有些木讷。冬冬的父母及多名亲戚提前到达法庭参加庭审。

面对检方指控的犯罪事实,李某表示没有异议,愧对弟弟一家,在看守所时“后悔死了”。但在庭审持续的2个多小时内,她几乎一直在低声哭泣,喃喃自语地重复着对不起,而面对法官和检察官提问的问题,李某多以“记不得”作为回应。

法庭出示作案现场的照片时,李某的哭泣声突然大了起来,旁听席的几名亲属也在落泪,对孩子的逝去表示惋惜。

“我在超市上班时,总听到有小孩叫我,却从来找不到”,据李某称,案发时她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,头疼和头晕常伴随着她的生活,医生曾告知其患抑郁症,而她的父亲也有精神方面的问题。

出事前她上班时被绊倒晕了过去,就医后回家。次日早晨醒来,她感觉脑海里有人跟她说话,随后与他打了起来,恍惚中好像拿东西打了对方,之后就昏过去了,“醒来时我已经在医院,才知道砍了侄儿侄女,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个事”。

本案未当庭宣判。

■ 讲述

持菜刀冲入房间砍人眼神“极为异常”

娟娟和当时在场的李某女儿晶晶,通过笔录还原了案发时的场景。

娟娟说,当时她正在家里看电视,弟弟在玩电脑,突见“大妈”拿着一把菜刀冲进他们的房间,把门关上后就用刀砍弟弟。娟娟见状开门跑到大妈的屋内,后被李某追到窗户边。“大妈左手搂住我的身子,右手拿菜刀割我的脖子”。

晶晶当时正在客厅睡觉,被娟娟尖锐的叫声惊醒,她发现娟娟身上有血,母亲的眼神“极为异常”。

晶晶喊了一声妈妈后,李某放下了手中的刀,转身进入冬冬所在的房间,之后房间里开始冒烟,晶晶将门推开,先后抱出被砍的冬冬和母亲后,灭火并报警。

“记不清”面对指控和证言,李某无法认同或提出异议。

■ 追访

被害人双亲:中年丧子之痛无法弥补

昨日,王丽坐在附带民事诉讼原告的座位上,面对表嫂多次致歉,她依然十分愤怒。面对李某受审时的说法和表现,她愤怒地猜测,李某的抑郁是装的,只为掩盖其杀人的恶行。

但她又想不出两家有什么深仇大恨,至于表嫂会对两个孩子下死手。

中年失去家中独苗,女儿至今病情未愈,王丽说,突如其来的打击已让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临近崩塌。

在王丽的印象中,李某为人处事不像个病人,在京打工做事利落,为人也不错。平日除了听说常头疼外,从未见她有过异常举动或是服药。

王丽夫妇育有三个孩子,独子冬冬自降生起就被全家人捧在手心。

“每次买20根羊肉串,冬冬就要吃16根。”王丽坦言,在重男轻女的农村,冬冬的存在让她在家中的地位都有所提升。

在老家时,王丽教育女儿几乎无人过问,但绝不能批评冬冬。“女儿不管,儿子不能说,不能打,爷爷每天看着他就会特别高兴。”王丽说,冬冬乖巧可爱,白白净净的,很会哄老人和长辈开心,亲戚朋友都喜欢。

知道儿子喜欢吃羊肉串,从案发前一周到北京开始,每天的晚饭,冬冬都吃着肉串。

因为在北京做肿瘤切除手术,王丽提前从老家来了北京,大女儿随后回老家接来了弟弟妹妹。案发当天,大女儿外出找工作,丈夫上班,自己去了医院治疗。等回到家再看到冬冬时,王丽几乎崩溃,“孩子的小脑袋几乎被砍断了。”

王丽说,重伤的娟娟经过治疗,已回归校园,但成绩较此前下滑十分严重。因面部、手部和耳朵均留下触目惊心的伤疤,王丽说,女儿现在常因同学异样的眼神感到自卑,未来还要面临整形修复,她不敢想孩子的以后。

相比身体上的创伤,娟娟的心理阴影更让人担心。王丽说,除非配合警方调查,家人刻意不再提起当时的事。而女儿自目睹弟弟被砍死后,至今不敢独自出门,“有一天去上学看见有个人背着砍树的刀,女儿当时就吓哭了。”

“我想要她偿命”,王丽称,自己因年龄原因已无法再生育,家里自出事后争吵不断,孩子的爷爷伤心过度至今仍躺在病床上,经济上的补偿根本无法抹平这个家庭的创伤。

分享到:

转摘声明:转摘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