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东莞那里有解锁苹果ID的

来源:北京日报 日期:2016-07-27 09:14:04

【字号      

广东东莞那里有解锁苹果ID的【苹果ID解锁-QQ:815498955】开锁率高达100%,解锁QQ:815498955,解开1小时内结清尾款。放心选择,无需拆机,无需邮寄,报机器信息就可以。零风险。

  

  如何解锁苹果手机id

少年“偷渡记”

5月24日

20:00

坐地铁到浦东机场,闲逛后,当晚10点多,他在三楼售票厅的椅子上睡着了

5月25日

白天

醒来后,在浦东机场闲逛时,无意中看到阿航从上海到迪拜的航班信息

“以前看过新闻,听说过迪拜很漂亮,也很好挣钱,想去看看”

20:00

匆匆吃了点东西后,开始沿机场围墙外围转悠。当时就没打算带吃的喝的,怕不方便

23:00

一个机会:一棵小碗多粗的柏树冒过了机场围墙,而树干距离围墙很近

一个决定:爬树翻进围墙,围墙内下半段有个斜面,非常顺利地进到机场内

23:50

通过辨认机身标识,很顺利地找到了阿航飞往迪拜的航班

此时,飞机下方有一架已经停止运行呈斜坡状的行李传输机,飞机货舱门还没关闭

23:55

径直从飞机下方穿过,避开三名工作人员,爬上行李传输机顺利进入货舱

其中一人最近时,距离他可能七八米,但三人都在忙工作,可能没有注意到他

5月26日

0:00

徐晓军爬进货舱约5分钟后,即26日零时零分,货舱门关闭

0:05

阿航EK303航班准时起飞

0:25

徐晓军在飞机货舱睡着,中间大概醒过两次,在货舱内9小时,不吃不喝

9个小时后

飞机落地迪拜,他被连同行李一起,转移到行李车,大约又过了几分钟,行李车停下来

突然,一双手掀开布柜的帘子,一个当地机场工作人员赫然出现在眼前

今年5月25日晚,四川巴中16岁少年徐晓军(化名)越过上海浦东机场围墙,径直前往国际航班区域,躲进阿联酋航空公司的EK303航班并偷渡到迪拜,后在迪拜机场被发现。6月6日,迪拜方面决定不起诉徐晓军,6月7日将他安全送回上海浦东机场。

如今,事情已过去快一个月,但是诸多疑问依然存在:16岁少年如何越过机场层层安保?如何爬上4米多高的飞机货舱?9小时飞行货舱里如何度过?到达迪拜被发现后如何回国?昨日,成都商报记者独家深度对话徐晓军,详解其这趟非同寻常的经历。

想赚钱给妈妈治病

到上海找工作,花光钱也没找到工作

昨日上午,徐晓军在母亲和大姐的陪同下,与成都商报记者相约在巴中市一茶舍见面。徐晓军告诉记者,去上海前,他在江苏句容打工,每月工资基本只够他花销。本来,想挣钱寄点给家里,让母亲去成都治眼疾,但他发现目标无法实现。5月初,徐晓军无意中上网发现,100多公里外的上海松江区有个大型工厂在招聘工人,待遇比句容工厂高,于是他辞了工作,5月12日前往上海。当他到工厂后,得知人家早就停止招工,他一下子失业了。

刚到上海时,徐晓军还有3000多元积蓄,他打算留在上海找工作,便花300元付半个月房租租了一间房。此后天天出门找工作,却一直找不到。徐晓军说,他在四五家职业中介机构花了1000多元,但工作都没下落,身上只剩下200元了。

无聊闲逛浦东机场

看到阿航从上海到迪拜的航班信息

5月24日,又为工作奔波了一天却一无所获的徐晓军感到无聊,于20时左右,坐地铁到了浦东机场。到达浦东机场后,他先在大厅闲逛,然后去了一楼和三楼转悠。晚上10点多,逛累了的他在三楼售票厅的椅子上睡着了。“第二天凌晨6点多醒,发现旁边的椅子上也有其他人在睡。”徐晓军说,醒来也很无聊,便又在机场逛了一天。

当徐晓军无聊地浏览机场的进出港航班信息时,无意中看到了阿航从上海到迪拜的航班信息。“以前看过新闻,听说过迪拜很漂亮,也很好挣钱,就想去看看。”徐晓军告诉记者,他当时也不知道这个疯狂的想法是怎么来的。由于不认识太多英文,他就刻意留意了阿航的飞机标识。

毕竟,身上只有100多块钱,哪儿有钱买机票?可是徐晓军转念又想,万一可以爬上飞机,为什么不可以去迪拜看看?怎么上飞机?徐晓军发现安检肯定进不了。但是他说,机场那么大,说不定哪里就可以进去。

25日20时许,徐晓军匆匆吃了点东西后,就开始沿机场围墙外围转悠。“当时就没打算带吃的喝的,怕不方便。”到了23时多,徐晓军终于发现一个机会:一棵小碗多粗的柏树冒过了机场围墙,而树干距离围墙也很近。

徐晓军决定,先爬树翻进围墙再说。

闭舱前五分钟

避开三名工作人员顺利躲进货舱

徐晓军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他攀爬的围墙上方既无玻璃碴,也没有钢丝网。而且围墙内下半段有个斜面,他非常顺利地进到了机场内。“我翻墙的那个位置附近只有一架飞机,我就往国际航班区域走。”

徐晓军通过辨认机身标识,顺利地找到了阿航飞往迪拜的航班。“当时是晚上11点50多了,飞机将在0:05起飞。”徐晓军说,他注意到飞机下方,有一架已经停止运行呈斜坡状的行李传输机,飞机的货舱门还没有关闭。只要爬上行李传输机,他就能进入货舱。

徐晓军回忆,他径直从飞机下方穿过,当时飞机附近有三名工作人员。其中一人最近时,离他可能七八米,但三人都在忙工作,可能没有注意到他。当徐晓军爬进货舱约5分钟后,即26日零时零分,货舱门关闭。

货舱里九小时

不吃不喝睡着了,中间醒了两次

货舱关闭后,一片漆黑。徐晓军看了看手机,该趟阿航EK303航班于凌晨0:05准时起飞。进了货舱后,徐晓军发现运上飞机的行李,都被分装在一些用布做成的大柜子里。徐晓军随便找了个布柜,撩开布帘子钻了进去。“外面没地方坐,柜子里的行李箱比较软和,坐着也更舒服。”

徐晓军回忆,起飞大约20分钟后,他就睡着了。中间大概醒过两次,但眼前一片漆黑,他只是睁眼看看,便又倒头开睡。在飞机上九个小时,徐晓军没觉得饿,也没有解大小便。

下飞机被发现时

把外国工作人员吓得往后退了两步

飞机着陆时的巨大冲击力,将徐晓军从睡梦中震醒,他知道自己已经从中国飞到了迪拜。徐晓军不知道会不会被人发现,但飞机货舱门打开后,上来的人只是启动了布柜上的装置,布柜便开始滑动,到了一辆车上。他被连同行李一起,转移到了行李车,此时,他还没有被发现。

又过了几分钟,行李车停下来。突然,一双手掀开布柜的帘子,一个当地机场工作人员出现在眼前。徐晓军没有感到惊讶,倒是那个掀开布帘的外国男子,被吓得往后退了两步,吃惊地看着他。然后,男子和旁边的人交谈了两句,通过打手势,将他带到一间办公室。

在将徐晓军从停机坪带离的过程中,一直只有一个人,徐回忆,对方表情也很轻松。到了办公室,有个人进来,反复说:“ID。”徐晓军说,虽然他英文懂得不多,但知道ID是指身份证。“我给他身份证,他看了一眼就还给了我,也没要求看我手机。”

此后,又进来三四个人,对徐晓军进行了全身检查。随后他被带上警车送到几分钟车程外的警局办公室,有几名警察进来,再次对他进行了检查。十多分钟后,来了个华人翻译,询问他如何爬上飞机、到迪拜做什么、身份、家庭信息之类。问完话,华人翻译给他端来早餐。 徐晓军说,吃完饭没人理他,他又在椅子上睡觉。此后,中国驻迪拜总领事馆的官员来,又询问了一些问题。再后来他就被带出去洗澡,之后,在到医院检查身体的路上,徐晓军终于远远地看到了迪拜塔。但他觉得遗憾的是,自己没拍下照片。

分享到:

转摘声明:转摘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